守望婚姻的麥田
守望婚姻的麥田 陳彤     如果把婚姻比做一方麥田,完美的婚姻,往往意味著艱苦的勞作和辛苦的付出。“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完美的婚姻,一點都不比收穫莊稼容易。   有一句話,“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這話說對了一半。因為在婚姻中,僅有愛情是不夠的,愛情就像種子,有些種子可以發芽,有些不可以;有些種子能結果,有些不能;妳手裡的種子是什麼樣的呢?   麥種播撒在田間,愛種播撒在心田,不是播完就完的——當綠油油的萌芽開始在陽光下生機勃發,妳就要像農民伯伯一樣“荷把鋤頭在肩上”——因為當麥子長出來的時候,稗子也會長出來,有一個成語叫“良莠不齊”妳聽說過吧?“莠”就是一種很像麥子的雜草,它也綠油油的,並且有的時候比麥子更像麥子,但是如果妳聽任它的生長,很快妳的麥田就會成為一片雜草叢生的草地,當秋季來臨,別人家收穫的是穀子,而妳的地裡卻顆粒無收,到那時候,妳哭都哭不出來。當然如果妳不在乎收穫,而只在乎過程,那麼妳可以不那麼農民——就讓無邊的野草像妳的欲望一樣生長吧,妳痛快過享受過電閃雷鳴暴雨如注甚至一場終結者一樣的大火轟轟烈烈燒過,大不了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妳的人生像艾略特的荒原一樣,妳吶喊妳哭泣妳奔跑妳撕心裂肺妳五臟俱焚妳無時無刻都在盼著春季,直到生命終結。那也是一種人生方式,但這種人生和完美婚姻無關。   完美婚姻是需要守望的——越接近收穫的時刻,越要提高警惕。陽光普照,麥浪滾滾,那些帶翅膀的小麻雀撲棱棱地就過來了——對付麻雀有兩種方法,一種是獵人的辦法,他們用獵槍,靜靜地等著,瞄準,然後一槍打下來,彈無虛發;一種是農民的辦法,紮幾個稻草人插在地裡嚇唬嚇唬就可以了。最愚蠢的方法就是傻妞的方法,揮著竹竿趕麻雀,趕來趕去腳底不小心還可能跌一跤,跌得不小心還可能落下終身殘疾。   實際上,麻雀並不是最讓人頭疼的,它雖然有翅膀,飛來飛去,但是它不像一些蟲害——那些蟲害長得醜陋無比,而且見不得天日,它們就生在地裡,一點一點地蠶食妳的莊稼,如果厲害一點的,像蝗蟲,敢光天化日成群結隊地明搶妳的勝利果實——妳趕,連妳一起吃了;妳不趕,那妳就等著顆粒無收吧。歷史上有多少次觸目驚心的蝗災啊!哪一次不是餓殍無數屍橫遍野易子而食家破人亡?當婚姻遭遇蝗蟲,其慘烈程度完全不亞於一場中等規模的洪澇災害。在婚姻的麥田裡,普通的蟲害並不嚇人,妳只要適時地下殺蟲劑,對症下藥也就過去了,真正形成威脅的是蝗災——它們瘋狂囂張不把妳的莊稼吃光了絕不罷休。據說至今為止,對付蝗災還是“預防為主”。所以,善良的人啊,妳要知道婚姻的麥田,僅僅施肥澆水陽光雨露是不夠的,妳還要有足夠的承受力,當然妳還需要那麼一點點運氣,乞求上天不要將天災降臨到妳的土地上吧。 

 

.
創作者介紹

壽司

mkmfjiej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