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餘東明本報通訊員楊明王傳祝
  “平安建設好不好,百姓心裡有桿秤。多年的探索實踐告訴我們,創新基層社會治理,夯實基層基礎,才是不斷提升群眾安全感滿意度的有效途徑。”臨沂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王行華近日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平安臨沂”建設始終堅持從基層做起,從群眾的切身利益抓起,通過融合各種力量,運用各種載體,將平安元素匯聚成平安激流,讓人民群眾成為創安主體,也成為平安成果的共享者。
  信息自動流轉一鍵就搞定
  記者見到臨沭縣白旌鎮華山社區第四基礎網格網格員陶聖明時,他正在村民周某家中幫助解決宅基地未登記的問題。這次,陶聖明直接拿出手機,摁了幾下鍵就搞定了。“瞧!你的問題已反映到鎮里,通過手機還能實時查看進度。”陶聖明解釋道。
  “以前遇到村民反映問題,得用筆紙記錄,然後人工上報,費時費力,辦理進度也很難時時掌握,如今有了移動終端,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陶聖明高興地說。
  網格員的移動終端加上縣鄉兩級的電腦終端,便是臨沭縣網格化管理綜合信息系統的操作平臺。在鄭山街道網格化管理辦公室,工作人員在電腦上輕點鼠標,對網格員上傳信息進行分流,“根據複雜程度,我們將訴求分流到社區、街道相關部門或者縣裡,由責任主體限期辦理。”工作人員張計偉說。
  據介紹,臨沭縣網格化管理綜合信息系統實現了網格化與信息化的有機結合,如今這種做法在臨沂已經普遍推開。各縣區結合各自實際,開發功能各異的信息系統,並與職能部門實現互聯互通,形成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的民生訴求處置高速通道,推動基層社會治理便捷化、規範化、精細化。
  “在基層基礎建設中,網格化管理是一個很好的載體。通過這一個個網格,信息採集、糾紛化解、民情處置、治安防範等各種手段和力量最大限度地發揮作用。但面對群眾的新期待和新要求,傳統的網格化管理手段已經無法滿足現實需要,為此臨沂逐步將信息化手段融入網格化管理,實現信息自動流轉一鍵搞定,極大提升了基層社會治理的效能。”臨沂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劉英俊說。
  立體巡防讓民安扎根基層
  在盛莊街道雙月管理區民安工作室治安巡防工作站,記者看到,村居重點部位和企業的視頻監控全部在大平臺上顯示,防刺服、捕捉器、頭盔、對講機等警用設備一應俱全。在人防上,巡防站共有16名專職巡防隊員,實行24小時巡邏,巡邏車每天的巡邏里程不能少於120公里。“巡防站隸屬於派出所管理,是派出所在基層延伸的扁平化作戰平臺。”巡防站負責人魏元超說。
  據瞭解,目前羅莊區通過打造“民安工程”,已在各鄉鎮工作區建立31個民安工作室。在完成視頻監控全覆蓋工程的同時,該區加大群防群治隊伍建設,在村居分別建立專職巡邏隊伍、“夕陽紅”巡邏隊開展義務站崗巡邏。
  在臨沂,像羅莊區這樣加大人防物防技防建設的例子還有很多。沂水依托1.4萬多個探頭織就“天網”;莒南縣通過創建平安醫院、平安校園等打造“平安細胞”工程;河東區則加強單位內保隊伍建設,推進警務進單位、學校和醫院等……
  “在影響群眾安全感滿意度上,治安問題始終占據很大比例,臨沂提出構建大巡防體系來整合基層創安的各種力量和資源,逐步消除治安管控漏洞和盲點。一方面加強視頻監控建設,讓探頭站崗用鼠標巡邏;另一方面通過建立專職巡防隊伍,帶動群防群治力量。實踐證明,大巡防體系正是實現民生安全的有效出路。”臨沂市委政法委副書記、綜治辦主任劉松田說。
  大調解展示和為貴精神
  70歲的孫明祥是名老支書,如今被聘為調解員的他,每天都要到民調工作室調解糾紛。在費縣南張莊鄉太白莊村,除孫明祥外,還有1名政法幹警任職的法制指導員和1名專門招聘的穩定信息員,從事矛調工作。目前,全縣421個村已全部配齊矛調“三大員”。
  在蘭陵縣群眾訴求中心採訪時,縣委書記鄭連勝正接待訪民,並逐條簽署處理意見。“每月1號縣委書記接訪,2號縣長接訪”在當地已是盡人皆知,其他時間分別由一名縣領導接訪。在鄉鎮,由黨委書記和鎮長在周末接訪。據悉,這種領導公開接訪在該縣已有5個年頭,共化解糾紛1991件。
  以前在農村,像“民轉刑”類似的案件經常出現,究其原因就是矛盾糾紛缺乏“泄洪口”。近年來,臨沂將有效化解社會矛盾作為社會治理基礎性工作,各縣區普遍建立大調解體系。大調解體系通過多種渠道、平臺和力量將矛盾消滅在萌芽之中,從而最大限度減少不和諧因素,維護基層社會和諧穩定。
  “綜治基層基礎建設點多、線長、面廣,千頭萬緒,但每一項都跟百姓的切實利益相關,更關乎著基層社會的穩定與和諧。”王行華說,通過網格化管理、大巡防與大調解體系建設,進一步夯實了平安建設基層基礎,提升了群眾的安全感滿意度。
  (原標題:“平安臨沂”持之以恆狠抓基層基礎)
創作者介紹

壽司

mkmfjiej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