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梁懌韜
  探問緣起
  “4月底完成環評報告批覆,5月完成項目可研,6月土方動工,9月完成‘三通一平’、項目主體開始施工。”在近日舉行的廣州市固廢辦垃圾分類處理專題工作會議上,市政府對擬在蘿崗福山上馬的廣州市第三資源熱力電廠(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給出了建設最新時間表。
  蘿崗福山垃圾焚燒項目成為城中新的關註焦點。目前政府正有力推進,但也遭到部分市民反對。見諸媒體的反對聲,大部分源自福山以南10公裡外、按現有法規不會收到環評問卷的科學城居民。在項目選址地2.5公里範圍,環評時將收到問卷調查的福山村民怎麼想?記者走訪發現,村民有的希望借項目獲得利益,有的則希望福山保持原生態。
  政府
  怎麼做?
  擬將千戶村民整體搬遷
  蘿崗區九龍鎮福山村,是一座四周被綠樹山林包裹的村莊。記者近日走進村內看到,一條山溪自北向南婉轉流經福山,村內基本不見工業的痕跡。
  地處帽峰山東南角的福山村,西邊3公里是廣州現有占地面積最大的生活垃圾終處理設施:白雲區興豐填埋場。在南面10公里遠的科學城,居民頻頻投訴興豐臭氣時,距離更近的福山卻難聞臭氣。村民稱,福山主要風向是南北風,故看似更近的福山,反而較少受到臭氣干擾。
  根據廣州市規劃局去年12月公佈的“廣州市蘿崗福山循環經濟產業園控制性規劃徵詢意見公示”,焚燒廠擬建在村委會以北的地塊上。記者現場所見,該地塊現為一片茂密山林地。
  根據今年1月廣州市規劃局對媒體發放的新聞通稿,蘿崗福山循環經濟產業園規劃已獲市規委會通過。通稿稱,規劃紅線範圍內和環評煙囪300米範圍內需要搬遷的村莊共有1000多戶。蘿崗區擬對項目附近的福山、福洞戶籍人口3620人整體搬遷。
  由於占用山林,規劃局通稿稱,“為了營造花園式、森林式的循環經濟園區,(廠區)控制綠地率在40%以上”。
  A
  村民
  怎麼想?
  村內一片建房熱潮
  “建得堅固點,日後會賠多點”
  福山村庫田社,距離焚燒項目規劃紅線約300米,是福山村內距離焚燒項目最近的村社。記者在庫田看到,全社呈現建房熱,社內要麼是已建新房,要麼是正在建的新房。
  現年70歲的範婆婆,親身上陣建房。“城管老是過來查違建,我告訴他們,我們不是搶建。”範婆婆指了指門前的“九龍鎮泥磚危房審批標識牌”,該牌顯示房屋擁有者符合危房改造條件,可以新建房子。
  範婆婆介紹,福山村整體經濟較差,以前村內大部分居民住的是磚瓦房。自福山村落實要建廣州第二公墓後,村內因土地徵用,獲得補償款,經濟有所改善,“你現在可以開車走水泥路進來,以前這條路是爛泥路;以前沒錢建房子,現在建公墓了有點錢,趕緊建房子。”
  範婆婆相信沒有項目,就沒有錢流進福山村。“村裡面曾同意用公墓補償錢給我們買社保的,可是到現在還沒買。”範婆婆覺得,如果焚燒項目確實落戶福山,村內肯定能再獲一筆經濟補償,解決村民生計。
  範婆婆表示,她做著兩手準備:房子建得堅固實用一些,日後焚燒項目的賠償會多一點;如果最後賠得少甚至不用搬,起碼還有套堅固耐用的房子陪伴餘生。
  “村裡面想走的人,估計不少。”範婆婆認為,福山地處偏僻,交通不便,村內不少青壯年都選擇到廣州市區打工生活。如果能讓村民搬到廣州市區住,會改善不少人的生活。
  B
  生活多年難捨故土
  “為什麼一定要選我們村呢”
  也有村民拿不定主意,甚至反對建焚燒廠。
  同樣年屆70的鄒婆婆,和範婆婆一樣親力親為建房子。但和範婆婆不同,鄒婆婆對搬遷持保留觀點,“生活在這裡這麼多年,離開故土誰也捨不得”。
  鄒婆婆覺得,城裡的生活的確會比福山村要好,但有的東西錢買不來。“我的孫子,在廣州市區讀書,但每周都回來這裡,說就是想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
  “為什麼一定要選我們村建呢?”村民黃女士表示,興豐填埋場已規劃預留有焚燒廠用地,但目前政府部門卻緩建興豐焚燒項目,改推進蘿崗焚燒項目,這將導致福山被污染,“興豐一直是搞垃圾的地方,去那裡搞最好了;福山不是搞垃圾的地方,一搞垃圾肯定污染”。
  至於可能出現的因支持焚燒廠建設,獲得經濟補償及搬遷入市區的說法,黃女士也持保留觀點,“我聽說村裡面還在跟政府談條件,到底談不談得成,很難說。”
  梁懌韜  (原標題:走進福山村)
創作者介紹

壽司

mkmfjiej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